第三次攻长沙,日军内部纷争始终,此人动摇要

发布时间:

第二次长沙会战,阿南惟几丢尽了脸面,不仅部队损失惨重,还差点丢了宜昌。日军高下都斥责他的作战不力,这让他憋着一股劲要报复雪恨。现在机会来了。

此举受到了阿南惟多少中将的反对,他当初是驻武汉的第11军司令,参加过第二次长沙会战,深知宜昌的策略地位重要性。他认为宜昌比方是重庆的一把锁,如果弃之不管,就仿佛放虎归山一样。

在阿南惟多少的坚持下,日本军部终于下定信念不再放弃宜昌,同时停止了从11军调兵。阿南惟松了一口气,他的首次目标实现了,下次就是集中全力打长沙,以报第二次长沙之仇。

1941年10月,日本的近卫内阁倒台,东条英机当上了内阁首相,同时他还兼任陆军大臣,内务大臣跟军需大臣,堪称是权倾一时。

为了挥师南下太平洋,日本大本营决定从中国抽取兵力。这让中国派遣军的军部很为难,本来驻守中国的兵力就弛缓,当初居然还要再调兵南下。为了实现调兵,军部不得不从新调解兵力,甚至考虑废弃宜昌跟南昌,以紧缩战线。

上台后,东条英机一改对华侵略政策,他以为中国已经艰难重重,应以政治诱降为主,军事进攻为辅。日本陆军今后很难有大的作为,不如配合海军在太平洋大显身手。因为,日本越来越觉得美国碍手碍脚,不如趁早消除这个潜在的威胁。